联合国粮食计划署

联合国粮食计划署 | 楼主 | 2018-02-09 12:10:29 共有3个回复
  1. 1模联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决议草案 1.2
  2. 2联合国粮食计划署
  3. 3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

核心摘要:第一条敦促发达国家对贫困国家的帮助具体措施如下,对于逃避责任的大国予以谴责,突发性自然灾害导致农业大面积减产或绝收的国家,农业发达粮食不仅能自给还存在剩余,赞同发达农业大国将自己剩余的粮食全部捐出。

模联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决议草案 1.22018-02-09 12:08:43 | #1楼回目录

决议草案1.2

世界粮食计划署

议题:全球粮食危机以及紧急粮食救援

起草国:中国 南非

附议国:喀麦隆 印度 新加坡

世界粮食计划署,

回顾利比亚骚乱,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大力援助逃离利比亚民众。

严正关切利比亚骚乱所造成的难民粮食供应问题。

铭记利比亚愈演愈烈的骚乱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以及危机对利比亚的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造成的粮食供应短缺。

重申世界粮食计划署以及其合作伙伴世界粮农组织的宗旨是:提高各国人民的营养水平和生活水准;提高所有粮农产品的生产和分配效率;改善农村人口的生活状况,促进农村经济的发展,并最终消除饥饿和贫困。

强调经济发达的大国对经济落后国家帮助的重要性。

坚信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能在全球贫弱人口的粮食供应中发挥重要作用,加紧敦促发达国家对贫困国家的帮助。

充分相信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大国能履行自己在会议中的诺言——对以非洲贫困国家提供技术支持以及粮食援助。

欢迎发达国家对欠发达国家的技术支持与帮组,同时也欢迎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对欠发达的地区提供帮助。

欣见48年来,世界粮食计划署的行动充分体现了“把食物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中去”的基本原则。已累计提供价值约300亿美元的援助,共有4亿多人受益。

第一条:敦促发达国家对贫困国家的帮助,具体措施如下:

1. 以联合国的身份监督发达国家,从中协调,使援助的粮食落实到位。

2. 出台相关国际法律规范捐助与被捐助国并防止发达国家以体制问题干涉他国内政。

3. 对于逃避责任的大国予以谴责。

第二条:决定责成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负责协调发达国家与贫困国家之间的粮食供给关系,确保粮食在运输的过程中安全无损,解决难民的饮食问题。

确保粮食的安全抵达以及运输方式和分配细则如下:

1. 各捐助国可联系世界粮食计划署由本国出发直接或间接抵达被捐助国,运输方式以海上

运输为主。

2. 世界粮食计划署应做好捐助粮食的统计工作,及时汇总并做到有序分配,确保粮食到达

被捐助国家时能及时有效的缓解当地粮食危机。

3. 如遇到突发状况,世界粮食计划署应召开临时会议讨论如何应对紧急情况,必要时可使

用空中运输或紧急调运一部分他国获捐粮食。

第三条:被捐助贫困国家的确认工作具体如下:

1. 长期处于贫困的发展中国家

2. 农业发展领域落后,自然灾害地理位置导致农业领域无法发展的国家。

3. 长期处于战火、政治动乱中的国家。

4. 突发性自然灾害导致农业大面积减产或绝收的国家。

5. 本国政府和人民愿意接受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捐助。

第四条:捐助国家的确认工作具体如下:

1. 农业发达,粮食不仅能自给还存在剩余。

2. 愿意向贫困国家提供粮食援助。

第五条:确认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在进入贫困地区后要做到以下几点:

1. 评估贫困地区粮食缺乏情况,建立信息平台及时想联合国总部汇报当地情况。

2. 首先要确保好当地老人、妇女、儿童的饮食问题,由技术人员带领积极开展农业工作,

传播农业知识。

赞同发达农业大国将自己剩余的粮食全部捐出。反对发达农业大国浪费剩余粮食却不捐助

的行为。

欣见中国成功与2005年由粮食受援国转变为粮食捐助国并于同年成为世界第三大粮食捐助国。

郑重提醒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重要性以及其后通过的联合国1970年10月通过的《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的国际法原则宣言》的重要性---各国严格遵守不干涉任何他国事务之义务,为确保各国彼此和睦相处之一主要条件”;“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均无权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间接干涉任何其他国家之内政或外交事务。

呼吁世界关注贫困国家,关注贫困人口的粮食供应问题。

决定继续积极处理世界贫困人口的粮食供应问题

联合国粮食计划署2018-02-09 12:09:30 | #2楼回目录

conferees should adopt the president's proposal in the farm bill.

The World Food Crisis

Most Americans take food for granted. Even the poorest fifth of households in the United States spend only 16 percent of their budget on food. In many other countries, it is leof a given. Nigerian families spend 73 percent of their budgets to eat, Vietnamese 65 percent, Indonesians half. They are in trouble.

Last year, the food import bill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rose by 25 percent as food prices rose to levels not seen in a generation. Corn doubled in price over the last two years. Wheat reached its highest price in 28 years. The increases are already sparking unrest from Haiti to Egypt. Many countries have imposed price controls on food or taxes on agricultural exports.

Last week, the president of the World Bank, Robert Zoellick, warned that 33 nations are at risk of social unrest because of the rising prices of food. “For countries where food comprises from half to three-quarters of consumption, there is no margin for survival,” he said.

Prices are unlikely to drop soon. The 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says world cereal stocks this year will be the lowest since 1982.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developed countries need to step up to the plate. The rise in food prices is partly because of uncontrollable forces — including rising energy costs and the growth of the middle clain China and India. This has increased demand for animal protein, which requires large amounts of grain.

But the rich world is exacerbating these effects by supporting the production of biofuels.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estimates that corn ethanol produ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ccounted for at least half the rise in world corn demand in each of the past three years. This elevated corn prices. Feed prices rose. So did prices of other crops — mainly soybeans — as farmers switched their fields to corn, according to the Agriculture Department.

Washington provides a subsidy of 51 cents a gallon to ethanol blenders and slaps a tariff of 54 cents a gallon on imports. In the European Union, most countries exempt biofuels from some gas taxes and slap an average tariff equal to more than 70 cents a gallon of imported ethanol. There are several reasons to put an end to these interventions. At best, corn ethanol delivers only a small reduction in greenhouse gases compared with gasoline. And it could make things far worse if it leads to more farming in forests and grasslands. Rising food prices provide an urgent argument to nix ethanol’s supports.

Over the long term, agricultural productivity must increase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Mr. Zoellick suggested rich countries could help finance a “green revolution” to increase farm productivity and raise crop yields in Africa. But the rise in food prices calls for developed nations to provide more immediate assistance. Last month, the World Food Program said rising grain costs blew a hole of more than $500 million in its budget for helping millions of victims of hunger around the world.

Industrial nations are not generous, unfortunately. Overseas aid by rich countries fell 8.4 percent last year from 2006. Developed nations would have to increase their aid budgets by 35 percent over the next three years just to meet the commitments they made in 2005. They must not let this target slip. Continued growth of the middle clain China and

India, the push for renewable fuels and anticipated damage to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caused by global warming mean that food prices are likely to stay high. Millions of people, mainl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could need aid to avoid malnutrition. Rich countries’ energy policies helped create the problem. Now those countries should help solve it.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2018-02-09 12:09:39 | #3楼回目录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

United Nations World Food Programme

委员会介绍

世界粮食计划署(United Nations World Food Programme, WFP),简称粮食计划署,由联合国和联合国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合办,是联合国内负责多边粮食援助的机构。1961年第16届联大和第11届粮农组织大会决定成立,起先是作为1项3年期实验方案,原定于1963年开始运作,但因1962年9月伊朗发生地震、10月泰国遭受飓风、刚刚独立的阿尔及利亚面临500万难民重新安置问题,各地均亟需粮食,世界粮食计划署便提前投入运作。自成立以来,总部设在罗马的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已经投入了300多亿美元用于解决饥饿、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并为全世界的突发事件提供紧急援助方案。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宗旨是以粮食为手段帮助受援国在粮农方面达到生产自救和粮食自给的目的。援助方式分紧急救济、快速开发项目和正常开发项目3种。其活动资源主要来自各国政府自愿捐献的物资、现金和劳务。目前主要认捐者有美国、欧盟、加拿大、荷兰、日本、德国、瑞典、英国、丹麦和澳大利亚。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世界粮食计划署是在粮食严重短缺的欠发达国家里开展抗击饥饿工作的最大的国际粮食援助机构。其也是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的三大机构之一,是联合国为发展中国家的扶贫和农业开发事业提供粮食援助的一个专门机构。作为联合国的粮食援助部门,其行动在更好地体现联合国的宗旨和精神,扩大联合国的影响力以及为饥饿与贫困问题的解决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了贡献。

议题:贫弱人口的粮食供应

议题背景:

2017年6月19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联合国粮农组织和联合国农发基金联合公布了一项新的预测,称世界饥饿人口在2017年达到历史最高,有10.2亿人每天生活在饥饿之中。尽管在世界范围内,相关的国际机构和国家政府在减少长期饥饿的工作中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并且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前期取得了巨大进展,但饥饿人数在过去十年中仍然在缓慢、稳定地增长。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显示,1995-97至2004-06年间,除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之外,世界各地生活在饥饿中的人口总数都有所上升。但即使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由于粮食价格高、全球经济衰退,降低饥饿人口方面取得的成绩也大打折扣。

在近10亿人口每天仍然面临饥饿的同时,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贫困人群正遭受粮食短缺以及营养不良的双重挑战。一方面,很多发展中国家都在一定程度上的解决了基本的粮食供应问题的,例如中国,在较短的时间内解决了近14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并成为粮食援助国之一。另一方面,联合国相关统计称全球每年仍有近600万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死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在其发布的《关于儿童和母亲营养状况的进展跟踪报告》中指出:孕期和童年期的长期营养不良已经导致发展中国家近两亿名五岁以下儿童发育迟缓。

在本次会议议题所讨论的框架下,贫弱人口就是指全球范围内受到粮食短缺以及营养不良持续影响的人群。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正在从以往单纯提供粮食紧急救济的机构向一个提供综合

粮食援助、更加注重提高人类营养健康的组织过渡。

问题的产生:

粮食供应所涉及到的贫弱人口问题,其形成原因较为复杂,覆盖区域广,影响的人数众多,总体来说,当前在该议题上核心的因素有以下几项:

1. 极端气候频发,粮食安全堪忧:

农业是对气候最为敏感的领域,干旱、洪涝灾害洪水、热带风暴等近年来极端天气引发的自然灾害不断上升给国际粮食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尤其是对面临严峻饥饿和贫困挑战的低收入国家的粮食安全造成了重大的影响。

气候原因对农业的影响,一方面是由于极端气候造成的粮食减产,另一方面是粮食减产带来的粮食相对供应紧张,以及国际粮食市场对粮食减产的预期造成了国际粮价的上涨。

2017年6月以来,俄罗斯遭遇百年不遇的持续高温干旱天气,导致主要粮食产区八成农作物枯死,1000多万公顷粮食作物减产甚至绝收,俄罗斯政府宣布从8月15日至12月31日禁止出口粮食及粮食产品。与俄罗斯一起经受考验、遭遇极端天气危机的还有全球第六大小麦出口国乌克兰以及哈萨克斯坦。8月17日,乌克兰政府决定粮食出口减半,期限为9月1日到12月31日,成为继俄罗斯后第二个限制谷物出口的国家。

据国际谷物理事会统计,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的小麦出口总量占全球的1/4,而目前三地的旱灾致使全球小麦储量下降2.5%,落至1.92亿吨。一方面是炙烤与大旱,另一方面不少国家也正在受水灾的困扰。加拿大小麦局预计,由于天气阴湿影响正常播种,世界主要小麦产区加拿大的小麦产量将较去年减少17%。在洪水肆虐的印度,大量储备小麦浸水腐烂。与其接壤的巴基斯坦亦深陷洪灾,近60万吨储备小麦被冲毁,食品供应大面积中断。此外,美国农业部8月12日下调了2017-2017年全球小麦产量预期,加剧了市场恐慌。

在非洲,气候变化也给原本恶劣的农业条件和脆弱的经济带来了极大的冲击。2017年8月,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公布的《2017粮食安全风险指数报告》指出,在十个面临极端粮食安全风险家中,除排名首位阿富汗以外,其余九个均为来自非洲的国家。报告显示在50个存在较大粮食安全风险家中非洲占个刚果民主共和、布隆迪、厄立特里亚、苏丹、埃塞俄比亚、安哥拉、比亚、乍得和津巴布韦等个非洲家在粮食安全问题则存在“极端风险”。频繁出现极端天气、较高贫困口比例,以及落后道路和信网络等基础设施条件,都是造成非洲粮食产量低下和运输能力差的重要原因。

2.经济危机蔓延,危及贫弱人口:

随着2017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的蔓延,国际粮食安全面临的巨大的压力。国际金融危机在生产和消费两个方面对世界粮食安全产生影响。在生产方面,鉴于目前世界重要的粮食生产国如美国、一些欧洲国家和巴西等出现信贷紧缩,粮食生产者在获得生产所需的资金和贷款方面会面临困难,这将影响到下一年度世界粮食作物的种植面积和产量。在消费方面,国际金融危机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人们对粮食的购买能力,导致营养不良人数增加,特别是贫困国家的情况更为严重。金融危机正在对发展中国家贫困人口造成日益强烈的冲击。

2017年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对亚美尼亚、孟加拉国、加纳、尼加拉瓜和赞比亚五个国家的研

究显示,金融危机导致贫困人口收入骤减,许多家庭减少每天摄入的食物和营养,一些家庭还减少了医疗保健开支,甚至让孩子辍学。

以孟加拉国为例,该国每年接收的海外移民汇款数量居世界前五位,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然而,近几个月来,由于经济不景气,成千上万的海外务工人员返回了孟加拉,和去年同期相比,移民数量下降了40%。成衣和水产品的出口订单也大为减少。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2017-2017年间粮食价格飙升后陷入缓慢发展阶段,成为世界饥饿状况急剧恶化的关键原因。经济停滞不仅减少了贫困人口的收入和就业机会,而且严重威胁到他们获得食物以及必要的营养的机会。贫困人口获得食物的能力随着其收入降低而不断下降,特别是在农产品价格空前高涨的情况下。而当国际粮食价格已从2017年中期的高峰水平回落时,许多发展中国家国内市场价格并没有同步下降。在发展中国家,2017年9月用于主粮的实际开支比两年前平均提高 了20%。

在经济风暴造成的粮食危及下,变卖资产、负债、儿童失学、雇佣童工等非法行为、非自愿移民甚至永久赤贫和内乱等消极现象在各国频繁发生。当遇到食品价格增长或者收入下降时,人们不得不减少基本医疗开支以及购买肉类、奶制品、水果和蔬菜等高蛋白、高营养食品的开支。

过去采取的行动:

世界粮食计划署处于全球共同抗击饥饿战争的最前线。该机构在全球 81个国家实施了紧急救援和发展项目,与多达1100多个非政府组织合作配发粮食援助。世界粮食计划署以粮食为手段帮助受援国在粮农方面达到生产自救和粮食自给的目的。特别是在 1994 年的一份关于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使命的文件中做了更加详细的规定。世界粮食计划署在粮食严重短缺的欠发达国家里开展抗击饥饿工作。世界粮食计划署在以下几个方面展开工作:

1. 援救:世界粮食计划署永远都保持警戒状态,随时准备调集粮食,以向天灾人祸的受灾地区提供援助。

2.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快速反应工作队制订了应急计划,目的是将粮食和人道主义援助迅速投放到受灾地区。世界粮食计划署与联合国大家庭的其他成员、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密切合作,同时提供其后勤专业知识以保障提供各种各样的人道主义援助。

3. 复兴:世界粮食计划署的粮食援助是帮助受灾地区人民重新站起来的一种手段。

4. 遏制:营养不良吞噬了各国发展的最宝贵财产:儿童和劳动力。粮食援助是遏制长期贫穷的最有效手段。世界粮食计划署向工人支付口粮以建造关键的基础设施,向儿童提供粮食援助作为上学的奖赏,从而推动了有关国家的发展。

世界粮食计划署属于一个非营利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开展援助活动的资金主要来自政府的资助。而全球 80 多个政府自愿资助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人道主义和发展项目。粮食计划署从发展中国家购买的商品和服务比任何其他联合国机构都要多。各国政府是粮食计划署筹资的主要来源。

各国政府的捐助,包括现金和粮食,使粮食计划署能够向世界各地数百万饥饿人口提供粮食。 共有60多个政府承诺为粮食计划署的人道主义和发展项目提供资金。粮食计划署不分享联合国分摊会费中的任何一部分。所有的政府资助都建立在完全自愿的基础上。

美国是 2005 年最大的捐助国,它为粮食计划署的活动捐助了 10 亿美元。欧洲联盟委员会在同一时期捐助了 2亿美元,是第二大捐助者,日本紧跟其后,捐助了大约 1.36 亿美元。 在援助预算紧张的情况下,粮食计划署积极寻求扩大其捐助基矗粮食计划署邀请新的捐助者为世界反饥饿斗争提供捐助。作为一个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通过援助世界粮食计划署可以帮助世界粮食计划署实现反饥饿任务。 通过捐助现金或商品,如粮食、车辆或电脑设备,公司企业可以帮助解除资源不足问题,帮助粮食计划署向更多的饥饿人口提供粮食。通过服务性捐助,粮食计划署可以通过在重要领域借鉴企业的专家意见来提高其各援助项目的效率。 通过帮助粮食计划署,企业也可以使其雇员、客户和其他股东参与一项拯救生命的重大任务。

截至2017年底,中国政府通过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进行的多边国际援助已达到3025万美元。2017年,沙特阿拉伯向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捐赠5亿美元的食品救济款。

2000年,美国宣布将于2001年向粮食计划署的全球学校补充营养餐活动提供1.4亿美元的捐助,为该项目提供额外的资源,并推动粮食计划署在支持发展方面的努力。应丹麦政府的邀请,粮食计划署在哥本哈根设立了新的联络处,以便就粮食计划署在北欧国家所开展的各项活动提高公众的认识,并与丹麦、芬兰、挪威和瑞典等国政府进行联络。

在四年时间里,英国的机构战略报告每年提供500万英镑帮助加强粮食计划署的机构能力,在主要涉及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重要领域改进粮食计划署的制度和行动。意大利政府目前为位于意大利布林迪西的联合国首个综合性人道主义快速反应基地提供资金。联合国人道主义应急补给站(UNHRD)将作为紧急后勤基地和仓储地,使联合国能够在第一时间对危机做出反应。

瑞典政府为粮食计划署的快速反应小组提供了紧急备用的运输工具。中国政府通过支付运输费用,为粮食计划署在其国内的行动做出了贡献。古巴政府为粮食计划署的营养谷物和饼干本地化生产提供燃料和电力。

当前的状况:

---快速粮食供应: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应急行动

应当地政府的要求,世界粮食计划署启动其运转良好的应急反应程序。在 40 年的历史生涯中,该机构已经把将适当的粮食送到适当地点并发给适当的人群这一复杂的业务演绎成一种绝妙的艺术。

首先,派遣紧急情况评估组询问关键性问题:需要多少粮食援助、如何把粮食援助送到饥民手中? 在得到答案之后,世界粮食计划署就会制订紧急行动方案,包括行动计划和预算。该方案列出谁将接受粮食援助、需要配发多少口粮、世界粮食计划署将采用的运输形式、以及哪些人道主义通道将到达危机区域。

其次,世界粮食计划署呼吁国际社会提供资金和粮食援助。该机构接受现金、粮食或劳务形式的捐赠,完全依靠自愿捐助来资助自己的行动。各国政府是最大的单一资金来源。有近

80个国家支援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全球行动。

一旦资金和粮食开始流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后勤供应队伍就会努力在捐助者与饥民之间过牵线搭桥。 2005 年,世界粮食计划署通过陆、海、空运送了 420万吨粮食援助。

【新闻资料参考】

世界粮食计划署在尼日尔干旱地区的紧急援助行动进入新阶段

日期:2017-8-11来源: http://chddh.com

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开始了在尼日尔地区的新一轮重要行动--为670,000名幼儿及其家庭提供食物,这是紧急援助行动的一部分,目标是为受干旱灾害影响的西非国家800万缺乏食物的民众提供援助。

此次食物发放的时间正处于 “歉收季节”的最严重阶段,此时家庭的食物储备在十月的收获时节来到之前已经枯竭。

670,000名两岁以下的儿童每月将会获得一份营养的玉米和大豆的混合食品,以抗击营养不良。同时,这些 孩子的家人,约400万人将会获得50公斤谷物,5公斤豆类和一份食用油。“尼日尔的人民正在忍受这一旷日持久的旱灾带来的煎熬。满足这些营养不良的儿童的需要是至关重要的。”WFP区域主任托马斯·扬加说。

拥有两岁以下儿童的家庭得到了专门为孩子提供的营养食品以及为家庭提供的普通主食配额。这种“保护性的主食分配”旨在确保孩子能充分获得专门食品带来的好处,并确保孩子们得到的食物没有被分给其他的家庭成员,造成援助行动效率的降低。

其他严重受灾的地区也获得了食物援助和营养支持,这些地区包括塔瓦,多索,马拉迪,蒂拉贝里和迪法。随着危机规模的扩大,世界粮食计划署同24个当地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伙伴合作,在本年度内持续增强援助。五月份和六月份的全国调查显示,食品安全和营养状况正在恶化,五岁以下儿童的严重营养不良率达16.7%--已超过15%的紧急援助下限。

---消除饥饿,打破贫困循环

粮食援助能够打破贫穷循环。富有创意的粮食援助项目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救济和复原以及发展行动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它使得弱者和穷人(包括因自然灾难而无家可归者、返回难民、艾滋病毒/艾滋病孤儿和无业母亲)不再为下一顿发愁,并且能够建设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对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来说最重要的是,在这些项目结束之后,人们能够自食其力,饥饿不再构成威胁。

【资料参考】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在中国进展的历史

来源: http://chddh.com

为了满足边远地区农村贫困人民的需要,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在中国的援助工作经历了4个阶段:

对印支难民的紧急援助(1979—1984年)

在此期间已向广东、云南的印支难民提供了紧急粮食援助;

单项开发(1983—1990年)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援助促进了农业经济的一些关键部门,包括林业、渔业和乳业的发展,提高了生产率;

农业综合开发(1991—1996年)

大规模的以工贷赈和以粮带训项目帮助农民修建基础设施和增加粮食生产;

农村综合开发(1997—2005年)

以社区为基础的以工贷赈和以粮带训项目把重点放在农民参与到项目设计和实施中。项目重点是解决村级持续的减贫,包括一个为期3年的小规模试验性学校供膳项目。

---为儿童投资教育

对于饥饿儿童来说,他们很难集中精力学习功课。对于饥饿家庭来说,儿童是田间或家中的帮手。上学是一种奢侈品。 童年时每失学一年,都会大大降低终生收入。因此,对于上学减少所造成的长期损失,无论是儿童自身,还是所在国家都是担负不起的。

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2004 年粮食不安全报告提到一项研究,此项研究密切跟踪受津巴布韦旱灾影响的儿童。研究结果表明,关键发育期的营养不良会使儿童身高平均少长

4.6厘米,并且损失近一年的课堂教育。这两方面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缺陷日后将转变12%的成终生收入损失。

在近 40年里,世界粮食计划署为贫困家庭的儿童提供免费学校午餐,以鼓励他们上学。2005 年,该方案的学校供膳计划帮助了 67个国家的 1 500 多万名儿童。 营养越好,儿童就越聪明。研究显示,学校供膳计划可以将入学率提高一倍,并提高儿童的学习成绩。提供免费膳食的学校升学率总是在上升。

然而,更重要的是,改善营养有助于大脑的生长和发育。同身体的任何其他器官一样,大脑需要营养和锻炼。但是,如果缺少适量的卡路里、蛋白质和微量营养素,大脑就会变得迟钝。除了免费午餐之外,粮食计划署带回家口粮计划还有助于鼓励父母将其子女送到学校。

---利用粮食援助来减缓艾滋病的影响

世界粮食计划署利用粮食援助来缓解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打击。

该机构向艾滋病毒携带者和艾滋病患者分发口粮,以便他们能够在更长的时间里供养家庭,

并且有时间把重要的知识和技能传授给越来越多的艾滋病孤儿——发展中国家中的下一代粮食生产者。世界粮食计划署还把艾滋病毒预防和艾滋病认识活动纳入到食品配发工作中。

---以粮食换来新开端:以工换粮计划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以工换粮项目用粮食援助来支付饥饿者的工资,粮食工资为农民提供了建立灌溉系统、修筑梯田、加强水土保持的时间和精力。

对于那些常常因干旱而导致粮食短缺的国家来说,灌溉可以促使粮食产量增长一到四倍。 在被战争蹂躏的国家,世界粮食计划署向前参战者提供粮食援助,以鼓励他们放下武器并学习新技能,帮助他们顺利重返社会。贫穷通常迫使农民滥用土地和牧常他们从贫瘠的土地上收割庄稼,从而加速了土壤的荒漠化。世界粮食计划署向那些通过植树来达到水土保持目的的农民提供粮食援助。

另外,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还通过妇女粮食计划等创造性的工作为推进消除世界范围内的贫困、饥饿人口做出积极的贡献。

会议指导:

与会代表在会议准备期间可以着重思考如下问题:

· 如何发挥 WFP 在贫弱人口的粮食供应中的作用;

· 如何使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粮食供应问题上达成一致;

· 如何推进贫弱人口所在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以最终解决该地区的粮食供应问题;

· WFP 应该如何加强与联合国的其他机构的合作;

· WFP如何加强与各个 NGOs 的合作;

· 各国如何鼓励本国企业加强其与 WFP 的合作。

· 本国是粮食进口国还是出口国,如是进口国,那么如何参与世界粮食计划署的

新计划可以使本国的粮食安全得到最大保障?如是出口国,那么如何参与世界

粮食计划署的新计划可以使本国利益最大化,或更好地提升国家地位?

· 本国的粮食结构和经济如何,是否适应了高粮食价格时代?本国在高粮食价格

时代急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本国在应对粮食紧缺方面有哪些经验教训?

· 本国可以在与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合作中逐步放弃制定哪方面政策的权力?本

国在于世界粮食计划署合作中必须保留制定哪方面政策的权力?

· 本国在粮食供应领域的优势是什么?如何在建设新的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新项

目中发挥优势?

参考资料

图书:

《世界粮食计划署新闻》(季刊)

《联合国 WFP援华项目管理》

《世界粮食计划署年度报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联合国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合办的世界粮食计划署关于世界粮食计

划署提供援助的基本协定》

网站资源:

http://chddh.com /Default.asphttp:// http://chddh.com

回复帖子
标题:
内容:
相关帖子推荐